fu2d22app

  养心殿东五间,李薇有些坐不住的总想到外头看看,玉瓶看她这样就说:“主子,要不奴婢叫人去瞧瞧?”

  “不用,等他们到了咱们就知道了。”说是这么说,她还是站在门口往前殿那边张望。

  四爷发话叫孩子们都进宫,这转眼间是一口气全都搬进来了。听苏培盛说是皇上刚搬进养心殿,就叫人修阿哥所了。所以,他是一早就打算尽快把儿子们都给带进宫来。

  这也能理解,像她还需要圣旨册封才能在紫禁城里大摇大摆的四处走,弘昐他们就完全没这个顾忌了。

  今天是他们在上书房读书的第一天,四爷说等上午他们从上书房出来后,会叫到养心殿来见一见。到时她就能见见儿子们了。

  上书房用的还是原班人马。四爷早就下了口谕,宫里的阿哥们照常读书。他还把兄弟们的儿子又给都叫回来了。

  大概也是施恩吧。所以现在上书房里的人数还是很多的。

  她还记得当年四爷在上书房读书的时辰,一到十一点就盯着钟表看。来回起来几趟,但她也不敢轻易叫人去外头看。

  因为她住在养心殿后面,跟前殿挨得太近了。四爷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跟重臣说话谈事情,如果她叫玉瓶四处乱跑,很容易撞到人。就算是赵全保,总往前殿跑也不像话。都知道是她的人,叫外人看起来,她的太监一天几趟的跑到前殿去找四爷,难免会有暖昧的联想。

  玉瓶就好笑的看着主子在屋里来回转圈,还去问弘昤‘哥哥们要来了,你高兴吗’,五阿哥就冲她咯咯咯笑一通。

  终于听到前头的声音了,她马上想去门口看,玉瓶已经看到苏培盛了,马上迎出去:“苏公公好。”

  苏培盛走得极快,连声应:“好,好,娘娘在屋里呢?阿哥们来给娘娘请安了。”

   少女与波斯猫的卖萌图片

  玉瓶忙进去扶李薇坐好,苏培盛躬身亲自打帘,弘昐打头,身后跟着一溜的兄弟。

  李薇不自觉的就笑开了嘴,伸手道:“快过来,可算见着你们了。”

  弘昐进来一抖袍子,弘昀等人都跟他排好,李薇刚一愣,他们三个就插烛般跪下去了。光秃秃的地板啊。

  李薇唬了一跳,跟着就生气了!

  “都起来!”她指着弘昐‘你’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话。骂儿子舍不得,可他们这么一跪,叫她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!

  再看玉瓶、玉盏几个,直接吓傻了。她们都没反应过来给阿哥们放垫子。

  弘昐几人都赶紧吓跳起来了,苏培盛见李主子眉毛眼睛都竖起来了,阿哥们也被吓得不轻,赶紧进来劝:“娘娘别急,别生阿哥的气,这都是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  “什么应该?!”李薇道,“在外头你们跪我,我不生气!这又没外人,跪什么?我就欠你们这一跪了?”

  苏培盛还想再和两句稀泥,说实话他可真没想到。

  外面,张起麟匆匆跑进来,悄悄进屋走到一侧,道:“万岁让问,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  李薇这口气被这一句给问没了,摆摆手:“没事,我见着阿哥们太高兴了。”

  苏培盛呵呵,趁机跟张起麟一起退下了。

  没了外人,弘昐胆怯的带着弟弟们上来,李薇把他们拉坐到身边,重重在弘昐额头上按了一下:“你……!”她深吸一口气,“算了,是嬷嬷还是太监们教你们的?”

  弘昐呵呵了下,弘昀和弘时一开始都不说话,弘时看看两个哥哥和额娘,说:“额娘,是张伯行说的。”

  张伯行是谁?

  等四爷过来后,她才知道张伯行是礼部尚书。

  “见了儿子高兴就罢了,朕在前头都听到了。”四爷给她挟了一筷子炒三丝,说。

  李薇事后也想了,这事孩子们没错,她舍不得孩子们动不动就要跪她,她觉得自己也没错。两边都没错,她这心里就更不好受了。fu2d22app

  她默默把炒三丝吃了,四爷就看她一根一根的挟绿豆芽,喊苏培盛:“再叫他们上一盘清炒绿豆芽来。”

  “爷想吃了?”她抬头问。

  四爷又给她挟了一筷子,平静道:“朕不想吃,叫你吃了下火的。”

  李薇:“……”

  好吧,四爷都看出她有火了,再说苏培盛也应该什么都跟他说了。

  用完膳,看四爷一时还不走,就上了茶来喝。她捧着酸梅汤说:“我知道规矩如此,可是平日里相处,这么跪来跪去的,情份都跪没了。”

  四爷刚开始没接话,看她好像转不出来了,不禁摇头叹笑。

  “朕懂你的意思。”他放下茶,看她也不喝酸梅汤,接过来放到桌上,握住她的手说:“叫张伯行去给他们讲一讲,也是担心他们刚刚入宫,在一些小节上不注意,容易出些小纰漏。到时引人诟病,名声受损还是他们吃亏。”

  李薇沉默了,四爷说的很有道理。就连她,一进宫还不是该跪要跪,该怎么低头就怎么低头吗?

  “大概是张伯行说得太狠了,吓着了他们。朕又没事先跟你提一句,你没个准备才这样。”

  李薇可不觉得四爷需要这么周到,她道:“是我一时想岔了,回头我叫人去看看弘昐他们。”在哪个山头唱哪个山头的歌,别再把孩子们给影响歪了。

  四爷拉拉她的手,把她拉到身边挨着坐,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子:“娘娘好大的威风,朕在前头都听到你的声音了。”

  “真听到了啊。”李薇只觉得给四爷丢脸了,不由得更加沮丧。

  四爷笑了,其实没那么清楚,毕竟离得还是有点远的。他是下意识的听到了,所以虽然想着素素见儿子不会生气,但还是叫张起麟去看一眼。

  没想到她是被儿子们的齐齐一跪给吓着了。

  ……说起来,她进宫后好像还没跪过他?

  他也给忘了。

  他笑着把她拉进怀里抱着,低头挺意味深长的看她,拍道:“没事,就朕听到了。”

  怎么可能?

  不过四爷肯放下架子这么哄她,她不该再有埋怨了。

  她就伏在他怀里,让他哄孩子一样拍着。

  拍着拍着,好像真把她给拍软了。她轻声说:“以后,我能不叫孩子们跪吗?当着外人的面就算了。”

  四爷嗯了声,给她出了个主意:“到时你早点说免礼就行了。”

  李薇:“……”

  业务不熟练……她居然把‘免礼’给忘了!

  作者有话要说:大家晚安,明天见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| Perma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