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豆奶app官网最新版下载

在墨九心里,旺财是一只神犬。不仅粗通人言,还格外敏锐机灵,曾经帮着萧六郎干过许多见不得人的事儿,比如她第一次逃婚被找回去,旺财就功不可没。所以旺财这么拼命地扯她裤腿,她当即停了下来。

她蹲下身拍了拍狗脑袋,示意旺财松嘴,“怎么了,财哥?”

旺财虎视眈眈看一眼济生堂的大门,仰着脑袋朝她:“汪!”

墨九也回头望一眼,却不太明白,“那里有什么问题?”

旺财舔舔嘴巴,坐在她面前,“汪!”

再聪明的狗也是狗,与人不好语言交流。

墨九考虑一瞬,摸摸旺财的狗脸,“这样好了,如果你是不想让我进去,你就打个滚儿。”

旺财到底能听懂多少人言,她并不太清楚,这么一说也只是玩玩而已,那晓得她话音刚落,原本坐着的旺财身子一侧,真就原地打了个滚,然后坐起来朝她吐舌头,摇尾巴,样子极是得意。

看它大尾巴抖起无数灰尘,墨九登时无语,“刚给你洗过澡的,你还真的滚?”

一个“滚”字出口,旺财似有所悟,“嗷”一声,又滚一下。滚完了,它坐起看墨九微张着嘴巴,脸色不太好看,吐着舌头,继续滚。滚过来,滚过去,那一副讨好卖巧的样子,让墨九哭笑不得,终是一把抓住它的狗脑袋,戳了又戳。

“还滚,还滚?!不许滚了,刚过澡的啊祖宗。”

“噫,那畜生有点意思!”墨九正为旺财拍身上的灰,冷不丁听到背后传来一道粗嘎的男声。

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

畜生两个字让她有些不悦,眉头皱了皱。

挪开身子,她稍稍换了个位置,往济生堂门口一瞅。

就在旺财撒欢的当儿,有两个虬髯壮汉跨过门槛,指着旺财大声在说笑。

这样冷的天儿,两个壮汉只着一件露膀子的斜襟夹衫,黑色的棉裤很肥大,腰上用一条扎实的布巾子紧紧裹住,身量高大健壮,说话时脸上的横肉直抖动,其中一个人光着的臂子上,像是刚刚在济生堂里包扎过,臂上的鲜血还没有干透。

墨九突然明白旺财为什么不让她进去了。

狗鼻子灵啊!这么近的距离,想来旺财是闻到了血腥气。

遇上这样凶狠的男人,退避三舍自然最好。

她拍了拍旺财的头,又朝沈心悦和玫儿使个眼色,三个姑娘一条狗就齐齐让到了旁边,把济生堂门口的路让了开。

旺财站在她的脚下,瞪圆双眼,防备地盯着那两个汉子,看他们走下台阶,目光不太友好的盯住墨九三个人,龇牙“汪”了一声。

“旺财!”墨九怕它惹事,赶紧呵止住它,然后“友好”地冲那两个壮汉一笑。

她脸上“醉红颜”未退,穿得也很朴素,并未引起两个壮汉的注意。他们嫌弃地扫过她长满红斑似的脸,又眸带猥亵地盯了沈心悦与玫儿两个俊俏的小姑娘一眼,方才大步往外走去。

目送瘟神离开,墨九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去济生堂瞧病。不曾想那两个家伙走了几步突然停住。

其中一个家伙回过头来,用那双倒三角眼阴恻恻瞄了墨九一眼,小声与同伴叽咕。

墨九听不清他们的话,警觉地想走,那两个壮汉却突地高声喊,“小娘子,不要走!”

他们一步一步逼近,目光带了几分煞气。

近前,一个家伙指了指她脚下的旺财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这两个家伙个头又高又壮实,站在她们三个小姑娘面前,像两座黑铁塔似的,样子极是瘆人。心里隐隐感觉不妙,墨九皱了皱眉,正要说几句客气话,沈心悦已经上前一步,拦在了她的面前,大着嗓门道:“你们什么人呐,好不讲道理!哪里有在大街上拦着问人家姑娘芳名的?”

墨九无语侧目:“……他问的旺财。”

“我管他们问谁!”沈心悦性子率直,仰着下巴就瞪过去,“问人家的狗也不行!我们又是认识你们,凭什么要告诉你们?”

两个壮汉登时沉下脸。

墨九瞪了沈心悦一眼,示意她不要多嘴,然后笑着问那俩人:“不知二位大哥,问我家的狗做甚?”

一个壮汉盯了盯她颜色诡异的脸,又低头看旺财,“这狗,大爷要了。”

“真是癞蛤蟆打呵欠——好大的口气!”沈心悦瞪大眼珠子,顾不得墨九的阻止,“你们当自己谁啊?”

“心悦……”墨九心里默了一哀,可未等她劝阻沈心悦的话说完,旺财大尾巴一摇,居然脾气火爆地扑了出去。

“嗷!”这狗体型也不小,平常被萧乾养得膘肥体壮,身姿极为灵活矫健,这冷不丁扑向一个大高个子,那股子力道竟是排山倒海,凶猛如狼。

“操啊,这畜生咬人!”那壮汉条件反射地侧过身子,拿脚去踹旺财。

可旺财这狗是训练乖巧的,甚是了得,一个利索的翻身,在地上打了个滚它又扑了出去,嘴巴一张正好咬住那厮的屁股,嘴里“呜嗷”有声,咆哮如雷。

那厮没想到这狗这般厉害,痛得嘴里“啊”声惊叫不止。

他的同伴见势不妙,赶紧从济生堂的屋檐下扯下一根竹竿子冲过来,一边挥舞一边怒骂,“这畜生,看老子今儿不宰了你!”

“汪!嗷嗷!”

“嗷!”

旺财咆哮着,哪里听得懂人家的威胁?它再聪明也只是一条狗,在萧乾那儿,它仗势习惯了,胆子也大得很,如今跟了墨九,只下意识想要保护主子,不愿看着旁人在它的主子面前耀武扬威,咬起人来也丝毫不嘴软。

“旺财!”墨九挡在狗的面前,朝那两个人喊,“两位大哥,先放下竹竿,好好说话,好好说话。”

“畜生咬了人,还如何好说话?”两个壮汉哪里肯依,其中一个挥着竹竿子就打旺财。

“这样,你先去济生堂找郎中,我赔药费……”墨九拦住旺财左右闪躲,偏生旺财这货又是个不晓事的狗,它咬得愉快,根本就没有打算善了,趁着那个家伙摸受伤的屁股,又“嗖”的从竹竿下面钻过去,两条前腿往前一扑。

那人猝不及防,一个踉跄仰倒在地下。

旺财整个狗身子压下去,趴在他身上,爪子抓住他的肩膀,嘴巴就咬向他的脸。

墨九一见,汗都下来了,“财哥,这个咬不得。”

屁股上咬一口也就罢了,若是把人的鼻子耳朵眼睛咬坏了,事情就大了。

“啊!”那壮汉看着面前的狗脸,尖叫一声,也彻底被激怒了,他伸手掐住旺财的狗脖子,在地上顺势打了个滚儿,一人一狗僵持着,他手上的劲越来越大……

旺财“嗷嗷”叫着,身子猛烈地挣扎起来。

“老子掐死你这畜生!”壮汉掐住旺财,突地胳膊一麻。

慢慢转头,他看见自家光裸的胳膊上有一只细小的针,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“放开我的狗。”墨九慢慢走过去,把旺财从他的手上解救出来,“你好好一个人,何必跟狗计较?”

这会儿周围有人过来瞧热闹,闻言“嗤嗤”笑过不停。墨九却没有笑,她看着那壮汉恼恨的脸,目光微微一眯:“你们走吧,这事就算了,我不计较你们欺负我的狗。”

分明是她的狗咬了人,她还说不计较?旁观的人指指点点,觉得这小娘子不讲道理,那汉子更是恼羞成怒,摸着屁股从地上弹起来,看看手臂上没有什么异常,又指着她的脸,怒骂:“成啊!你当街跪下给大爷磕三个响头,再赔偿一百两银子,这事就算了。若不然,老子要你好看!”

“好看就好看,姑奶奶看你们有多好看。”沈心悦见不得人指着墨九的鼻子骂,怒斥一声,冲上来就挽袖子打架。

那壮汉哪会将一个小姑娘放在眼睛里?冷哼一声,“自不量力。”

说罢他抬手就朝沈心悦的脸扇过去。不论从身高还是体形,沈心悦显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墨九生怕她吃亏,猛一把将她拉开,沉声一喝:“住手!”

那壮汉手上落空,怒目看墨九,“不想挨打就跪,莫说老子们欺负小姑娘。”

墨九认真考虑一瞬,突然幽幽叹口气,“在天子脚下,也敢张狂的人,一般只有两种。”

一个壮汉怔了怔,顺口便问,“哪两种人?”

墨九唇角弯了弯,像是在笑,可晶亮的眸中分明又带了一抹轻视:“一种贱人,一种死人。你们是哪一种?”

两个壮汉当即沉下脸,像是又要动手。墨九却也不惧,只深深看他们一眼,用极低的声音道:“外地人入京,做事应当藏着点,这样大张旗鼓抢人家的狗,与人打架,是生怕旁人不晓得你们做了什么事吗?还有啊,我的暴雨梨花针可不是闹着玩的,第一次是警告,第二次嘛,恐怕会比我家狗的牙齿厉害多了。”

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两个壮汉目光露出凶意。

墨九笑,“别这样瞪我,我害怕。”

一个壮汉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?”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墨九摇头,“我只怕你们搞砸了差事,交不了差!”

她这些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,沈心悦和玫儿两个离她近,听得真真儿的,却完全不知其意。可两个壮汉却交换一下眼神,然后恨恨地瞪着她,带着一副不甘不愿的表情,冷哼一声,咬牙快步离去了。

墨九啧啧一声,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懂事儿。”

沈心悦脸上郁气未消,握紧拳头道:“小九为什么不让我揍他们?这两个登徒子,看那长相就知道不是好人。分明就是看我们姑娘家好欺负,想抢了旺财去……”

墨九翻个白眼儿:“你揍他们?”

沈心悦重重点头,“揍。狠狠揍。”

墨九默一瞬,也跟着点头,“智商问题,我不怪你。走吧!”

“姑娘。”不若沈心悦那般神经大条,玫儿的心思显然细腻了许多。她一边跟着墨九往济生堂走,一边扯着她的袖子小声问:“姑娘怎么晓得他们是外地人?”

墨九赞许地看了玫儿一眼,随口应付,“来自高手的直觉,猜的!”

“啪啪啪!”

这时,济生堂门口传来了三道巴掌声。

“傻子也能猜中,当真令我刮目相看了。”

一道娇柔的冷笑声里,济生堂的门口又款款走下来几个女子,最前方的女子,一袭烟雾似的裙裾盈盈迤逦在地,水蛇似的细腰扭得如同杨柳扶风,胸前一片白嫩的肌肤上,缀有一道火焰似的红痕。一颦一笑,妖艳入骨,一步一摆,带出香风无数。在她的身侧,有两个侍女,各撑一把绣了春景、缀了流苏的红伞。在她的身后,有两个年轻俊俏的儿郎,粉面含春……

好家伙……尚雅?

尚贤山庄一别,她再没有见过这位风骚的墨家右执事,也不知道在情郎乔占平死后,尚雅媚蛊未解,究竟是会为情坚守,还是继续流连在媚蛊的*里苦苦挣扎……或者说自甘堕落。但今儿一见,她就晓得了。这个女人,不管是为了媚蛊,还是为了她自己,都是离不开男人的了。

审视着尚雅妖媚的眸光,墨九笑了,“我变成这样右执事都能认出来,到底是多爱我?”

尚雅妩媚的眉梢一扬,讽刺地笑着,婀娜地站在台阶上,俯视着她,娇柔的声音绵软轻淡,可每一个字吐出来,那凉气都像毒蛇的信子钻入了人的骨头缝儿里。

“你化成灰,我也认得。”

想到尚贤山庄的事儿,想到*蛊,墨九懂得她的恨。

她轻笑,“右执事此言差矣!你不当恨我,而当感激我。若没有我,你媚蛊解去,又如何能有今日这般*的好日子?又怎会有那样多的英俊儿郎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,俯首称臣?”

尚雅怨毒的目光半眯着,居高临下,“好利索的嘴!只可惜,也枉然。”

墨九不知她说的枉然是什么意思,只笑吟吟看着她,抬手扇了扇风,似笑非笑道:“我说这好好的医馆,怎么搞得风尘味儿这样重。原来是右执事在这里……”

顿了顿,她突地凝神,话锋一转,“右执事,我有两个疑问,不知可否相询?”

尚雅冷冷看着她,紧紧抿住嘴巴。

在尚雅的心里,是痛恨墨九的。*蛊的误种、乔占平的死、一切的阴差阳错,都因为有墨九的存在。若是可以,她恨不得生啖墨九的肉,再把她挫骨扬灰。

可她不能……也不敢。

深吸一口气,她压着恨意,冷哼一声,“问吧。”

墨九浅浅一笑,眉眼弯弯地道:“第一个问题:是先前那两个异族猛男功力扎实,还是这两个白面书生更解风情?”

意外于她的调侃,尚雅面色一变,冷冷看着她,墨九却已经问出了第二个问题,“右执事不在尚贤山庄享受左拥右抱的美好生活,大老远跑到临安来做什么?”

听她问起这个,尚雅身段儿轻轻一扭,脸色怪异地扬了扬眉。

然后她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她,“原不该告诉你的,可……”若有似无地轻笑一声,尚雅的语气,缓慢得如同在与友人闲谈,“可若你不开心,我就会很开心。所以,我决定告诉你。本执事来临安是为墨家大会而来。”

墨家大会?墨九心里微怔。

怪不得昨日墨妄和方姬然说有事去做,看来便是召开墨家大会,宣布方姬然任墨家钜子的事情了。不过,方姬然上任成为墨家钜子,不应当去神龙山总院的吗?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事改在临安举行?难道是因为如今的形势下,朝廷已经参与了墨家的内部事务,或者说,至化帝并不允许方姬然离开临安?

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脸色,尚雅一步一步从台阶下来,站定在她面前,微微弯腰,用一种奚落的语气道:“找到了新钜子,这是墨家的盛会,整个墨家都在为之忙碌。只可惜,与你无关了。可怜的,先前本执事还以为要叫你一声钜子呢,原来是个冒牌的!”

轻飘飘瞄一眼,她哈哈一笑,从墨九身边擦肩而去,“看来,我们没这缘分喽。”

“我也可怜你!除了尖酸刻薄几句,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墨九嘴角勾出个笑,侧开身体,盯住尚雅纤细的肩膀,一字一句补充,“不过么,有*蛊,我们就有缘分。”

尚雅闻言一怔,目中的冷光一点点凝固,又慢慢化开,荡成一种风骚的笑意,用不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墨九,“身子还没长开,脸还变得更丑了。唉!*蛊认你做宿主,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“尚雅!”墨九突然喊她的名字,正色道:“我可以把*蛊还给你。”

尚雅冷笑,“还?你拿什么还?有了*蛊你就可以控制萧六郎,你舍得还?”

并不在意她满是恨意的情绪,墨九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“不要以为人人都喜欢*蛊,都喜欢睡萧六郎嘛!”她说到这里,又瞥一眼跟在尚雅背后那两个油头粉面的年轻公子,挤了挤眼睛道:“其实这两只长得就比萧六郎好看嘛。而且我认识萧六郎那么久,就没见他动过情,我一直怀疑他……”

她停住,似笑非笑。

尚雅狐疑看她,“怀疑他什么?”

墨九收敛住笑容,用极为认真地语气道:“怀疑他那个方面……其实不行。”

尚雅意外的扬了扬眉梢,抿唇思量半晌,又冷笑一声,“所以你要把*蛊还给我?”

墨九点头,“对啊。反正也是无用,你喜欢你拿去好了。”

呵呵一声冷笑,尚雅走近她,冷着一张媚气十足的芙蓉脸,“都说你诡诈多端,我还不信。如今看来以前真是小瞧了你,才吃了你的亏,让你得了便宜还来卖乖。墨九,我是玩蛊的人,从未听过蛊虫上了宿主之身,还可以归还再种的。”

“不信?”墨九哈哈一笑,负手从她身侧走过,“那就算了。”

尚雅盯着她的背影,目光里淡淡浮上一层疑惑。她不晓得墨九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茬儿。但她却知,世上之事,玄妙难解之事本来就多,她难道真的晓得什么法子不成?她正寻思,墨九却在踏上济生堂的台阶时,轻轻吐出几个字。

“苗疆圣女……彭欣。”

尚雅神色一凛,冷不丁往前几步,“你怎么知道她?”

墨九回头,学着她的样子,抛了一个媚眼,“不告诉你……”

“你”字还挂在嘴上,她微笑的脸色就变了。

就在尚雅的背后不远处,不知何时停了几个侍卫打扮的人,他们簇拥着一辆黑色锦缎的软轿。就在她回头的时候,软轿的帘子掀开了一角,露出一张俊美矜贵的面孔来。这张脸太美,太熟,熟得真真儿化成灰墨九也认得。清凉与明艳,冷漠与尊贵,仙境与地狱,每一种矛盾的美好,他都可以驾驭到极致。

这从头到脚无死角的美男子,可不就是萧六郎?

“萧使君!?”

尚雅顺着墨九的视线回头,惊喜地看到软轿里端坐的萧六郎,目光一亮,像饥饿时的旺财看见了香喷喷的狗骨头,几乎霎时便忘了墨九,转身款款上前,用一个极为曼妙姿态福了福身,宛如一朵受了风雨的白玉兰。

“妾身尚雅拜见枢密使大人。”

萧乾很安静,目光淡淡的。

他没有应声,或者说,他并没有看见尚雅。

他的眼,一直盯着济生堂前的墨九,隔空对视着,一个在台阶上,一个在台阶下,两个人的中间只隔了一道并不太远的距离,却仿佛有一层漩涡般的暗流在涌动。

想到先前说他“不行”,墨九的脊背上,突冒冷汗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妹子们看文愉快,么么哒。明儿见哈。

九说六不行,这个问题大了,太大了!91豆奶app官网最新版下载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| Permalink